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镔朗的博客

这时候,才更懂得珍惜生活的快乐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历经风雨心犹炽,得培桃李苦亦甜  

2011-10-20 19:53:04|  分类: 偶然回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自我上小学起,我就认为教师是让人尊敬的,因为我所接触的教师都很有魅力。但是我走进教师队伍并不是由于我对教师的仰慕所致,而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改变了我高考落榜外出务工的初衷。

      那是一九八四年二月。乡长带着校长陈绍康找到我说,乡里好几位教师因为逃避落实计划生育措施,被开除了。现在你们村三个班级都没有老师,学生眼巴巴的盼老师来上课,家长也天天在学校抱怨。你对教师职业有一点兴趣吧,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。在他们动之以情的劝说下,我就加入了当时庞大的民师队伍。

       那时候,在小学一般每一个老师都得包揽所有科目,上课文化课的是自己,上图音体的也是自己,就算鸣钟做饭的也是自己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那时候还算是能干,竟然连音乐课都会上,可能是之前我酷爱听广播的缘故,加上自己乐感比较好的缘故吧。真觉得有一点好笑,当然是苦笑成分多了。我虽然半路出家,仓促上阵,但是我从没有因为教学内容易而随心所欲,也不因为内容棘手而徒具形式的敷衍。一切教学活动都以学生的身心健康和智力的发展为目标,努力教好每一节课。第二学期,由于校舍在“改危”之列,要拆掉重建,乡长和校长要求我们下村里借用村民的旧房子暂用。由于借用时间长,也没有补贴,一些村民不乐意的。我苦口婆心的劝说他们,帮助他们搬杂物腾出房子,加班加点的打扫布置。一些学生家长也很不放心,抱怨这抱怨那。后来,看到霉气呛鼻的柴房焕然一新,学生学习活动秩序井然,才放心的说,你们三个老师因陋就简土法上马,还真行。这一个学期,我所教班级在镇教学水平评估测试中名列前茅。而且还有黎水成,黎彩容两位同学获得镇元旦智科竞赛一等奖,受到学校和教委的表彰,在第一届教师节上接过镇长发的纪念品——一个暖水瓶。村民获悉分校班级的成绩比中心校还好,也纷纷前来祝贺。

      不过,我三叔和外出务工的堂弟却多次暗示我,家里底子薄,凭几十块钱的月收入,到时候娶媳妇都成问题。那时我真的有一点犹豫:八十年代中期的粤西山区县还是非常落后的,务工珠三角的收入不在做教师的十倍之下。我权衡再三,觉得教书育人出自心底的意愿,值得选择;既然选择了教师职业,我就要毅然前行,全力投入。白天工作,晚上批改备课,节假日还抓紧时间参加进修学习,充实自己的专业知识,提高理论水平。终于在1988年拿到了大专函授毕业证书。

       由于我的投入,我得享工作的快乐与日俱增,我对自己又有了更高的要求,觉得做教师就得做一个底子厚中气足的老师。和我结婚五年育有两个孩子的妻子支持我的想法,于是1989年我参加成人高考,准备离职深造。这一年上线没有被录取,我不灰心,第二年继续报考,终于达成心愿,拥别娇妻幼子入读江门教育学院.

       1993年江门教育学院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本镇陂面中学任教。那时候是如火如荼的普九年代,校舍建设跟不上,师资配备跟不上。应付上级普九检查的课程表是三十多个班级,实际上缩成二十多个班级上课,因此一个班挤八九十学生是平常事情。这样做班主任就更不是一件省心的事情。再由于教育的粗放式经营,谈不上服务意识,学校经常出现斗殴,偷窃事件,很多学生呆不下去,退学率居高不下,很多的班级一学期就达到10%,个别竟然乃至20%以上。我开始觉得地方政府做事情雷声大雨点少,他们简直就是在敷衍教育,是时不时还会和同事因讨论教师责任心不到位,学校的服务意识不强,造成学生厌学情绪高涨,造成群众失去信心而翻脸。

        社会经济在发展,教育事业也在发展。但是粤西山区的发展是不尽人意的,且不说地方财政无法全额按照上级的要求给公职人员增发工资,就是老数字发着发着竟然拖欠起教师工资来了。九十年代后期,由欠三个月到半年,再发展到拖欠十个月,很多教师都泄气了。曾停课去市府请愿,镇长把大家拦回来,一番番摆出镇的财政状况,他反复强调说猪乸有奶肯定是会给猪仔吃的,大家要体谅政府。这个镇长是教师出身,做过校长,很会说,大家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下来。据说很有酒量,千杯不倒,曾经有两次醉的当众小便,也还没有倒下。因此社会上的很多人物就没有教师那么好哄了,不久,被拖欠工程款的包工头也急了,他们把自己承建的教学楼的门钉上,还扬言谁不听劝告打开门就修理谁,他们想以不让老师和学生在没拿到工程款的楼里上课为要挟,让上级干预工程款的着落。本镇的另一间学校的教工宿舍楼也被焊上铁门,教职工上下楼得从梯子爬上爬下,而小孩就得由大人在二楼用篮子提升着上下。一时间,人心惶惶。再由于校长已经被多次恐吓甚至殴打,因此,一直采取等待的态度。我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串联两间学校的一些教师去向承建的包工头求情,最后包工头被我们的真诚感动,同意启用教室,解开宿舍楼的铁门。这样,终于恢复了教学秩序,安定了学生的学校生活。

    现在,书一切都好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