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镔朗的博客

这时候,才更懂得珍惜生活的快乐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走近吾乡(1)  

2012-04-08 14:29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吾村的名称是个谜

        漠水出云帘,过石望,穿春湾,便到了古宠境地。古宠虽只是一自然村,但她还是为人所熟悉的。其一她东邻合水,南属陂面,西望松柏,北靠春湾,地域开阔,又自成格局;村落历史久远,人口较多,较为人们所熟知。

闲暇时节,心静神驰,忽觉故乡名称不同一般,怪不得记忆中不论上学或出入市井时,当对方问自己的家乡名称时,吾告之曰:古宠!对方往往是一脸惘然,更有甚者连问几下,重复几下,似乎极稍费思量,极费掂量;而我也是成年之后才会这样解析——这名字啊,顾名思义,便是自古宠爱之谓也。

       偶尔,吾亦觉得以此一“主观评价”为一村落之名字,张扬的颇费人思量。因为,其他村落之名,无非一实物表征之词语,远的如“三棵松”,“三元里”,五里桥,六村岗,九头坡等等:近的如,猪乸寨,复唐岗,鬼湖寨,大窝,白坟,白石垌等等,不一而足,其为名无不是望形生名,不避雅俗。独我乡之名别具一格,不觉暗生自豪。怪不得,“古宠”这名字好听并不一定就好记,她明显不同于其他村落的名字格式,我以前的一个朋友就把她记错,写信的时候把她写成“古统”,当然许是读书不多记忆不顺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,我又想啊,这名字文邹邹的,你说是太祖劈野落居时起,还是他的后世子孙所起的?从名称带有评价的功用去看,那肯定是后来人给起的,因为祖先们初来乍到时,那肯定是树林阴翳,百草丰茂,生机勃勃的处女之地,看不出那一代古人宠爱过,因此便无从叫做“古宠”了。不过,在我们村落的某一位置,肯定是居住过植姓村民,像我爷爷就曾说过,我们的祖辈和植姓人争地盘,至今还有赶你回“古旧塘”之类的口头禅。还有一个佐证就是,在我们村落的西边牛山塘北边,还有两穴植姓人的太公山,春分清明时节,来祭拜的植姓后人有来自圭岗,合水,陂面等周边市镇的,这样看来,植姓始祖繁衍的人口和我黎姓是不相上下的;黎姓和植姓谁来这个地方早呢?那个时候没人问过渊博的长者,我想,上几辈的老人也没有人说得明白,毕竟时间太久远了。我现在粗糙的猜想,也许是植姓人早于我们黎姓人,我们落居此地的老祖由新会一路迁来,最早落居的地方是在村子东边的平北新华里一带,人口多了,才越过漠阳江,落居古宠;还有一点就是,我们黎姓的宗祠是在平北石角村,这也是我们祖先先落居河东,后来在开发河西并迁据河西;河东那边宗枝是长房,河西这边是二三房。至于先民是什么时候由新会迁阳春的平北,族谱上写的很具体。我没有看过,只是听过,说是宋元时期。平北和我们村之间有连绵的石山,屹立在漠阳江东岸,其中一座最大的石山叫大明石,大明是一个特殊符号,也应该是一代人的心理沉淀吧,因此我想,我的祖先是明朝末清初的时候迁来的,因为村子后边那座大石山,村人都叫它大明石,那不是明摆着对大明的尊敬吗?还有,我们宗枝的祖先若是在宋元之间就来到这里,一定会选一个近大市镇的地方,而不是选这个平地不多,开垦艰难的地方。因此,这地方还是有可能被别人先宠爱过的。

       故乡的字究竟是怎样得来的,真的好好考证一下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